飞天诚信(300386.CN)

业绩下滑飞天诚信借“数字货币”救市

时间:20-03-16 15:40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郑瑜张荣旺北京报道

随着更多央行数字货币消息的披露,A股数字货币概念股出现普涨。

近年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概念热度居高不下,市场对于沾有上述两种概念的公司尤为敏感。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飞天诚信(300386)(300386.SZ)多次表示目前拥有与数字货币钱包有关专利,公司的硬件钱包用来保存数字货币。

飞天诚信于1月10日创出2018年以来股价新高19.38元/股,在发布业绩预亏公告后股价回落,日前徘徊在17元/股附近。

在央行数字货币仍未明确相

关技术路径情况下,为何数字货币钱包已经出现?

通过飞天诚信2017年4月发布的相关公告与向飞天诚信方面核实,记者了解到,飞天诚信当前推出的数字货币钱包并非央行数字货币钱包,而是一种存储比特币、以太坊以及其他基于ERC20协议发行代币的钱包,又称虚拟货币硬件钱包。

救股价的区块链能否救业绩?

与一路上涨的积极股价表现形成对比的是,近年来飞天诚信难以言好的业绩。

2020年开年,飞天诚信发布业绩预告称,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30%~40%。对于下降原因,飞天诚信表示,是因为公司的主要银行客户需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加之毛利率同时下降,导致公司的主营产品USBKey和动态令牌的利润下降。

这不是飞天诚信主营首次显现颓势。飞天诚信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69.20%。

飞天诚信曾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连续两个年度大幅下滑引起监管注意,具体为在2015年度、2016年度分别同比下滑30.56%、下滑34.86%。

对于大幅下滑原因,飞天诚信解释道,主要是因为移动支付方式开始冲击PC支付方式,易用性与安全性相比,市场倾向前者。公司预估传统的硬件加密支付场景还会减少,最终会下降到一个稳定的需求(企业客户还会长时间地应用这种方式)。

如今飞天诚信在2017年度、2018年度逆转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趋势后,再度下滑。为何股价却创出了新高?

2019年12月24日,飞天诚信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宣布与中钞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杭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特别提到,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主要从事法定数字货币相关核心技术的跟踪研究。

消息发出的第二天,飞天诚信涨停。

记者注意到有多份券商研报指出,“随着央行数字货币发行日益临近,飞天诚信发布的数字货币硬件钱包,将享受到这个新兴市场的红利”,“数字货币相关产业链主要包括电子钱包核心服务提供商(APP、身份认证、安全加密等)”。

在面对投资者提出“如果央行出数字货币,公司的数字钱包是否适用?”问题上,飞天诚信也表示,公司的数字钱包存储某种数字货币的技术难度不大。

面对上述多重消息,不少投资者开始出现混淆央行数字货币钱包与虚拟数字货币钱包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发行者的不同,数字货币可分为法定数字货币和私人加密货币。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即属于前者,飞天诚信的硬件钱包目前可以存储的则是后者,具体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

那么央行数字货币究竟是否可以用飞天诚信的比特币硬件钱包产品储存?区块链产品是否能构成实质性利好?业内更倾向于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存储只是在目前已有的手机设备上应用。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认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相关公开资料来看很可能首先用于手机中,还能够实现双离线支付。这两者在研发门槛上均需要芯片技术、包含加解密算法、智能合约以及一些对应的区块链公链开发的相关技术。

有加密货币行业人士强调,从硬件钱包的硬件原理来说,由于目前尚不知央行数字货币钱包的硬件情况,所以不太好判断比特币、以太坊以及ERC20代币的硬件钱包与央行法定数字货币钱包的联系;硬件钱包本身就有很多种技术方案,其硬件上的配置差异已经很大。“不过我倾向于认为央行数字货币钱包会是一个安装在手机甚至内置于微信、支付宝的软件应用,借助手机本身NFC、蓝牙、WIFI、3/4/5G等硬件功能来实现支付。”

另一方面,对于法定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的联系其实也有待验证。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研发部负责人蒋国庆就曾表示,法定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无直接关系。

刘峰指出,结合央行目前的表态与其他资料,可以推断即便央行推出法定数字货币,很可能并不是现有区块链上的比特币或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形态,很可能只采用了一部分区块链技术而非现存的数字货币。因此,比特币、以太坊以及ERC20代币的硬件钱包跟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钱包没有必然联系。但数字货币的硬件钱包的一些功能特性可能会被借鉴到法定数字货币钱包中去。

飞天诚信方面告诉记者,公司布局比特币钱包,有部分考虑是出于为未来央行数字货币做基础性的研究和准备,虽然央行数字货币不一定采用区块链技术,但这并不影响央行在其相关金融领域对区块链技术的持续研究和试点。再者,若央行数字货币使用传统技术,飞天诚信也有U盾(USBKey)与可视卡技术储备。

“我们并不是特别看重区块链的短期业绩,因为区块链要真正成为基础架构,还需经历漫长的时间和周期。目前,区块链技术的稳定性与效率仍有待提高。”飞天诚信方面表示。

监管风险不容忽视

除了比特币硬件钱包而非央行数字货币钱包这一点需要关注,比特币在各国面临的强监管也需要引起投资者的重视。

近年我国监管持续发布防范比特币风险通知。招商证券日前在研究报告中就指出,由于比特币的匿名性和去中心化带来安全性的同时也会使得其缺乏有效监管。因此,比特币一直是“暗网”交易和勒索软件的主要支付手段,容易滋生一些非法交易。

2019年6月,政府间国际组织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在加密虚拟货币监管新规中明确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需参照银行电汇或者SWIFT通信的要求,在涉及资金转移时将交易双方的相关信息与执法部门共享,其中就包括虚拟资产钱包。

基于上述情况也有投资者向飞天诚信提问,目前国家正在清理虚拟数字货币。其对公司正在销售的加密数字货币钱包影响几何?不过飞天诚信并未作答。

根据飞天诚信官方微信号介绍,其硬件钱包主要面向海外市场。

但3月5日,记者在飞天诚信官方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目前飞天诚信产品方案中有且仅有比特币硬件钱包这一产品,其售价为558元/件,收货地址中仅有中国地区,未有海外选项。

飞天诚信方面表示,微信公众号中的比特币硬件钱包销售商城是公司客服团队做的营销尝试。

此前也有投资者询问飞天诚信“数字货币钱包业务有小规模收入,请问销售对象属于银行业还是个人?”对此飞天诚信并未回复。

但不少虚拟货币钱包的使用者皆对记者表示,由于易用性与价格等因素,其并不会考虑硬件钱包。“只有持有比特币较多的‘大户’才会去购买硬件钱包,硬件钱包需求有待验证。”

上述从业者亦表示,硬件钱包可能更应该专注一些toB场景。“我认为服务高净值散户不如服务好企业。首先,硬件钱包的质量及安全性,个体的大户通常缺乏判断能力,企业则不同,更能认识到产品价值;第二,不管是再大的大户,买单金额也受限于消费观念,企业则会依据其盈利模式和安全风险来做权衡,在安全上的投入毫无疑问会远超过个人用户的投入。”

不过,飞天诚信坦言,虽然代币的持有在国内被允许,但代币的交易在国内依然属于不合规的范畴。所以,目前硬件钱包在国内的销售渠道有限。“现在硬件钱包在海外有一些渠道代理销售以及国内重点战略合作伙伴的业务合作。”